首页 >> 观点 >> 几度搁浅中电熊猫8.5代线曲折上马

几度搁浅中电熊猫8.5代线曲折上马

admin 2014-07-27 0
浏览次数3380

中电熊猫

 

投资291.5亿元的南京中电熊猫8.5代线项目,将于今年8月厂房封顶,计划明年3月竣工投产。这个被江苏省、南京市和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下称“中国电子”或“CEC”)都定为“一号工程”的大 项目,是全球第一条应用金属氧化物IGZO技术新建的8.5代线。它承载了南京重振电子信息产业、中国电子 信息产业集团打通平板显示产业链的梦想。

 

鲜为人知的是,它上马历程曲折、延迟了四年开工,背后是市场与行业的变化以及中央与地方、南京与夏普 及鸿海之间的利益博弈。不过,因祸得福,这也成就了国内差异化最大的一条8.5代线,未来主打高清中小 屏,避开电视屏的激烈竞争。

 

重振电子业 启动液晶谷

 

7月18日,财经记者驱车来到位于南京开发区内的南京液晶谷。在中电熊猫6代线旁边,大片厂房正在热火朝 天地建设当中,部分厂房已经封顶。南京8月中旬将举办2014年夏季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许多工程被叫停 ,但对一号工程仍然“开绿灯”。

 

南京市政协主席、南京市液晶面板项目建设指挥部总指挥沈健表示,江苏、南京和中国电子在显示屏领域都 是“后来者”,2009年启动的中电熊猫6代线是“敲门砖”,将于明年投产的中电熊猫8.5代线则是“攀升至 国内行业高峰的关键项目”。

 

“南京做液晶谷经历了艰难、曲折的过程。”曾任南京常务副市长的沈健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南京市曾 在全国电子工业排名第一。1992年邓小平南巡后,南方珠三角地区崛起,白色、黑色家电产业很快兴起。相 比之下,南京电子工业地位迅速下降,原来的老国企面临改革、停产的压力。

 

南京熊猫电子集团是中国电子工业的摇篮,它的骨干在全国各地办了很多工厂,但在变革的浪潮中也落后了 ,2006、2007年濒临破产。南京市政府多方努力,拯救熊猫,避免它破产。随后,中国电子参与南京电子产 业重组,南京七个电子工厂整合为“中国电子熊猫集团” (下称“中电熊猫”),但仍然缺乏主导产品。

 

重化工占了南京工业产值四分之三,南京构想让电子信息产业重新成为第一支柱产业。

 

“当时,中国电子信息产业最大的问题是‘缺芯(芯片)少屏(显示屏)’,我们选择从显示屏切入。”沈 健说,这里还有一个契机。日本夏普在南京设有电视机厂,“与我们有多年合作,他们想把液晶面板6代线 移到中国,寻找合作商”。基于这些情况,“我们选择从液晶面板项目切入,重塑南京电子工业大市的形象
。这是我们规划液晶谷的动因。”

 

政策突叫停 鸿海成变数

2009年,中国电子、南京市决定切入高世代液晶面板产业。当年6月,深圳市领导发生变化,夏普将六代线的合作地点最终定在南京。南京新工投资集团、CEC、中电熊猫组成合资公司,购买夏普六代线及六代线升级扩产的技术,项目总投资138亿元。

 

与之捆绑的8代线,上马历程则复杂、曲折得多。

 

“我们与夏普签一份合同,引进两条线,除了六代线,夏普还要帮助我们上一条8代线”。没想到,合同签 订后,2009年12月国家发改委突然下发通知,叫停各地8代线,由国家统一布局。

 

当时,京东方在北京、华星光电在深圳的8.5代线刚开建,广州、南京、苏州、合肥、昆山等地也竞相上马8.5代线。一条投资上百亿的八代线,每年能带来成百上千亿的产值,还能吸引上下游投资,是地方拉动经济的香饽饽。但各地的热捧,让8.5代线的落地成本被不断炒高,有的外资公司甚至开价30亿美元,有关方面认为有必要“降温”。

 

2010年2月,国家发改委召开专家评审会,对南京熊猫、LG广州、三星苏州、京东方合肥、友达昆山五条8.5代线,进行“五选二”的遴选。南京熊猫8.5代线“意外”落选。

 

“没办法,国家强调全国一盘棋”。沈健说,2010年下半年,国家发改委为了避免8.5代线竞争太过激烈, 希望南京走差异化道路,南京开始了10代线的谈判。夏普一边表示同意谈判十代线合作,一边却在拖延:当 时夏普十代线的巨大产能和折旧尚没完全消化,怎么会培养一个对手呢?

 

2011年年初,夏普表示不参与投资,且要求新的十代线2015年才投产,不能冲击日本的十代线。没想到,2011年3月11日,日本大地震,夏普此后一年无暇顾及南京项目。

 

新的变数接踵而来。由于陷入财务危机,2012年3月,夏普向台湾电子代工巨头鸿海的董事长郭台铭转让旗下堺工厂37.6%的股权,郭台铭获得夏普十代线一半产能。沈健说,“2012年上半年,我们的谈判要复杂得多,既要跟夏普谈判又要和鸿海谈判。”鸿海的目的很明确,如果南京投十代线,将由他、夏普和南京方面一起干,排斥CEC。

 

一位知情者透露,当时郭台铭开出条件,他投资60亿美元上十代线,再投资60亿美元上配套项目,南京也要给出巨额优惠政策,“他‘狮子大开口’,南京方面没有和他谈成。”

 

峰回路转。2012年8、9月份,夏普IGZO技术成熟,在8.5代线上改造并量产。当时,国家发改委已经批准南京上十代线了,夏普主动提出更换项目,积极推荐IGZO技术。

 

夏普也有自己的盘算,它想拿到某大公司的IGZO面板订单。但该公司要求,至少要有两个供应点,保证产能规模,所以夏普需要培养一个合作伙伴,来争取该公司的订单。

 

而南京十代线的计划在2012年4月一经曝光,也引起众多争议。业界担心,夏普十代线产能尚不能吃饱,导致巨额亏损,CEC和南京还投资350亿元巨资上马十代线,风险太大。

 

“电视屏与电脑屏那段时间销量很差,而手机、平板屏销路很好。所以,我们调过来,主打手机、平板、笔记本电脑的屏,配套生产电视屏,所以有了这个8.5代线。”沈健认为,应用IGZO技术的8.5代线,更适应移 动互联网时代的需求。

 

2013年9月底,就在南京新的8.5代线还差国家发改委审批最后一个“图章”的时候,国务院行政改革、宣布下放权力,平板显示项目审批权重新回到地方。四年一个轮回,南京项目从8.5代线到十代线,又回归到了8.5代线,不过这已不是当年的8.5代线。

 

七成中小屏 竞争差异化

 

环顾国内,已建、在建的8.5代线众多。继京东方北京、华星光电深圳之后,京东方合肥、三星苏州、LGD广州今年陆续量产,明年南京熊猫、京东方重庆、华星光电二期也将投产。如何形成差异化优势呢?

 

目前,全球8.5代线、10代线均以非晶硅技术为主,对于移动互联高清晰度终端产品,则主要由6代线及以下 的低温多晶硅(LTPS)世代线生产。随着金属氧化物(IGZO)技术不断成熟,IGZO技术最高可运用到8.5代线,可同时生产超高清的中小面板和4K大型电视面板。

 

作为全球第一条应用IGZO技术新建的8.5代线,南京8.5代线定下了差异化的产品结构:今后70%的产品为高分辨率的中小尺寸面板,应用于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等移动终端;30%的产品做4K(超高清)电视屏,避免同质化竞争。

 

“南京8.5代线今后的主要竞争对象将是国内6代LTPS(低温多晶硅)液晶面板线。”南京液晶项目公司副董事长贺成明算了一笔账:一条6代LTPS线,月产3万片基板,投资约150亿元;南京8.5代线投资291.5亿元,月产6万片基板,相当于6代线每月12万片基板。如果6代LTPS线要实现这个产能,需要投资600亿元,“所以 我们更有优势”。

 

而中小屏比电视屏的单位面积售价高3~5倍,所以中电熊猫8.5代线项目现场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孙学军也坚信:超高清中小屏的生产具有更好效益。另一个问题又来了。按此规划,南京8.5代线一年中小屏的产量将超过1亿块,“出海口”在哪里?

 

南京是长三角的门户城市,衔接上海与长江中游,辐射安徽、江西等华中地区。南京2013年电子信息产业产 值达2586亿元,占全市工业总产值(1.17万亿元)22%,已超过化工产业成为南京市第一支柱产业。而南京平板显示产业九成的产值,约1500亿元落在南京开发区。

 

南京开发区2002年便切入平板显示产业,去年液晶显示模组产量1.4亿片,为全国模组产量最大的园区。园内有夏普彩电和模组工厂、LG彩电和模组工厂、中电熊猫彩电及面板共5家产值过百亿龙头企业,相关配套企业100余家。但经济总量超千亿后,南京开发区急需新的增长点。

 

因此,2009年南京开发区启动“中国南京液晶谷”的规划建设,筑巢引凤,重点突破中游面板及下游终端产业。中电熊猫8.5代线便是其中关键一环。

 

南京开发区副主任蒋伟透露,为完善液晶谷的配套,中电熊猫的彩膜、电子装备和物流项目,已进驻南京液晶谷。与此同时,还引进了和成液晶材料、郎恩智能手机、法液空电子工业气体等项目。

 

“我们正在洽谈引进液晶玻璃基板、偏光片、智能终端等项目,”蒋伟透露,尤其是智能手机项目,“力求各类中间产品在本地‘吃干榨尽’。”目前,中国电子、南京新工投集团和南京开发区已分头行动,与中兴、华为、联想、HTC、三星、LG、海信、小米等多家终端企业接洽。

 

模式再创新 预留第三期

 

投资数百亿的项目,如何筹集这么大的资金是另一个难题,南京市投入液晶面板项目没有采取传统的用大片划拨土地和财政资金投入的招商引资的做法,而是通过盘活工业存量资产,参与引导性投资,以资本证劵化的方式集中投入战略性新兴产业,通过新产业的成长,择机退出所投项目,再选择优质项目投入,形成国有工业资产的投入、产出的良性循环,从而确立南京重大工业项目投资的新模式。

 

与华星光电、京东方不同,中电熊猫8.5代线采取与夏普合作的方式,有效提高了技术创新的效率,但如何形成引进、吸收、消化、再创新的良性循环,是它未来能否持续良性发展的关键。

 

此前,上海广电NEC五代线因后续技术创新跟不上等原因,以失败告终,便为前车之鉴。

 

孙学军介绍说,中电熊猫8.5代线已启动了研发中心的建设,其中包含一条4.5代中试线。今后将在中试线上,对IGZO、LTPS、AMOLED等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和新产品进行试验,符合量产条件再放到生产线上生产,以提高研发和生产效率。

 

建设4.5代中试线,除了吸收、消化引入技术之外,还承担着孕育新线的重任。按南京液晶谷的规划,在六代线、8.5代线之后,预留了第三条线的空间,目标是使南京开发区显示产业的产值六年内翻番。

 

技术创新,归根结底靠人才。孙学军曾是夏普1996年在南京建立合资彩电厂时,中方熊猫派出的高管,后被夏普留任,参与夏普南京液晶模组厂的建设。2009年他被中电熊猫“挖角”,牵头建设中电熊猫6代线,如今转战8.5代线。他对夏普、中电熊猫的行事方式,都十分熟悉,有利推动中电熊猫8.5代线引入夏普技术事宜的落实。

 

2013年,CEC还“挖”来前奇美高管、曾是台湾面板业界资深人士的郭振隆,来出任中电熊猫8.5代线的总经理。

 

中电熊猫8.5代线目前从日本聘用来技术人员40~50人,“9、10月份关键设备搬入安装时,国际化技术团队会增至100人。”孙学军说,南京8.5代线的人才来自日本、台湾及中国大陆等地,还通过选送海外培训、与当地街道合办相亲会等方式,培养、稳定人才。

 

“力争到2020年,南京开发区的平板显示产业年产值突破3000亿元。”蒋伟说,“前提是中电熊猫8.5代线取得成功,才有资金、人才、技术投入到第三个项目。”

 

夸克显示网微信

全部评论:0

需要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