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维信诺副总裁孙铁朋:自主创新的底气从何而来

维信诺副总裁孙铁朋:自主创新的底气从何而来

Judy 2019-11-02 0
浏览次数283

小米最新智能手机MIX Alpha颠覆了对手机外观的传统定义。这款由一块屏幕360度包裹了整个机身的概念机向全球彰显了中国在消费电子领域里的科技创新力。而这款全球首个环绕屏的生产者正是国产OLED面板厂维信诺(002387.SZ)。

 

从电视到计算机,从手机到智能手表,显示技术代替印刷技术传承信息与知识的历史已有一百余年,经历了阴极射线管(CRT)——液晶(LCD)——有机发光二极管(OLED)的技术发展路径。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显示产业界始终处于技术追赶的行列中,终于在千禧年世纪之交的前夜搭上了技术革新的快车,并通过二十余年的自主研发与产业化探索,找到属于自己的产业优势,实现了在这一领域的快速崛起。

 

在这个过程中,脱胎于清华大学OLED项目小组的维信诺的经历可以说是中国科技企业“产业报国”的一个缩影。它经历了怎样的涅槃,实现了从实验室研究到全球显示产业第二?在科技创新和需求升级的相互共振中,中国企业又是如何从步步追随再到创新突破最后成功跻身全球面板行业前列?维信诺副总经理孙铁朋娓娓道来显示领域高科技企业的奋斗史。

 

维信诺

 

OLED自主创新之路

 

OLED最初是1979年华裔科学家邓青云在实验室偶然发现的有机材料在电场作用下发光的现象,利用这一原理制作的发光器件OLED,其显示效果比液晶显示(LCD)色彩更饱和,同时柔性好、更轻薄,甚至可以做成透明、曲面等各种形状,还能够适应极低的环境温度,满足了消费者对显示屏的多种新需求。

 

当一项技术被发现者写成论文公诸于世,科研工作者看到的价值是怎样把这种技术的特性应用于现实场景中,并最终使成本下降到使普通消费者可以大批量使用,这才是有前景和活力的产业化。

 

1996年清华大学化学系成立了OLED项目小组,成立之初就把产业化作为目标,希望能够做出“国家需要、社会需要、人民需要的东西”。当时全球进行OLED研发的仅有少数几个国家,全球范围内几乎都没有商业化。可以说,在OLED产业的发展过程中,中国人一开始就和世界其他选手站在了同一条起跑线上。

 

在高校完成了基础研究技术突破后,便是产业化的尝试。2001年年底,北京维信诺公司顺应而生,广向社会招聘化学、电子、材料、物理、光学等多种学科背景的研发人员,以及市场、融资等专业人才。孙铁朋就是在那个时候走进了维信诺,工号025,成为中国第一代OLED工程师。

 

他回忆,在维信诺开始产业化的初期阶段,一切从零开始。OLED产业是资本密集行业,大规模生产前还必须要投建具有试验性质的中试生产线,既要克服融资困难,也要克服设备需求的困难。最终,经历了三年时间,维信诺团队克服了多重困难终于建成了中国大陆第一条OLED中试生产线,实现了OLED的初步产业化。

 

就在中国奋力研发自己的OLED技术的同时,全球掀起OLED的研发热潮,仅台湾地区就建成了22条生产线。但是从2003年-2005年,由于技术路线不成熟,生产线投建成本耗费巨大,更致命的是终端应用尚未清晰,最终绝大多数生产线都没能坚持下来,全球的OLED热“退烧”。

 

“2005年在行业里最低谷的时候,很多工厂就黄掉了,维信诺团队内部也一起讨论分析是否要坚持,我们判断技术和产品路形已经更加清晰,并能够预见到应用的终端,不仅有手机,还有穿戴,包括手环等,这方面更能够发挥OLED屏的特点,所以OLED的应用市场是有前途的。就这样,在行业最低谷的时候,我们坚持了下来。”

 

十年磨一剑

 

显示行业是典型的逆周期运行行业,行业不好的时候却恰是投资的好时候,待行业发展起来之后必然会收获巨大的回报。熬过了低谷期的维信诺,终于在2008年迎来了转折期。2008年,维信诺建成大陆首条PMOLED大规模生产线,而且当年实现成功点亮。2012年这条产线良率提高到97%以上,产能也从2008年每年3千片提高到现在每年8千片,出货量占全球市场30%,在PMOLED领域内连续多年位居全球首位。

 

也是在2008年,维信诺看清楚了未来产业化的方向,明确地提出了未来十年的发展规划:1.由PMOLED进军到市场更广阔的AMOLED领域;2.建设5.5代生产线和适时启动6代线;3.建设照明生产线。

 

“现在回过头来看,维信诺基本就是按照这个规划的脉络往前走。”PMOLED产线的成功为AMOLED的量产打下良好基础,2012年维信诺在昆山基地开始研制AMOLED。目前良率提升到90%以上,并不断提高产能。2018年建成并正式投入运营固安第6代AMOLED生产线,目前产能正在快速提升;同时维信诺在合肥投建第6代AMOLED生产线,积极布局市场。产品方面,维信诺已经开始为中兴、小米、LG等国内外知名手机企业供货。

 

在技术方面,维信诺在关键材料、器件结构、工艺技术等方面完成了多项发明创新。截至2019年9月,维信诺共申请核心专利6779件,负责制订或修订4项OLED国际标准,主导制订6项OLED国家标准和3项OLED行业标准,并荣获由国务院颁发的“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OLED”这个名称也是由维信诺在参与制定国际标准中提出并得到了国际上的认可而最终采纳为标准术语。

 

众所周知,国外企业之所以在显示面板行业保持全球领先地位,很大的原因在于国家战略的支持。特别是OLED显示屏这个新生事物,所需资金需求量大,建设周期和投资风险明显偏高,能够获得长期战略合作资金是制约OLED研发生产企业的关键。从维信诺发展历史来看,长期战略资金支持的不稳定是束缚其发展进度的最大瓶颈。

 

“在科创板出现之前,像维信诺这类前期投入巨大而且还没有盈利的企业是无法登陆资本市场的,要解决资金瓶颈,就必须要解决上市问题。而一旦中国企业有了资本、上市平台和产能规模,那么和国外企业在产业链方面的竞争上,在上下游的竞争差距就会缩小很多。”孙铁朋说。

 

未来我定义 创造新物种

 

在问到OLED能带来怎样的未来时,孙铁朋认为:“5G时代已经到来,由于柔性显示技术的驱动,智能硬件的外观也不再千篇一律,而是可以适应每个人在不同场景下的个性化需求,满足更多应用场景和匹配和终端客户设计开发产品的需求。”

 

从技术人员到市场开拓者,孙铁朋在身份转换的同时,始终带着一份对行业、对终端的冷静思考。依靠早年一家一家拜访客户所积累的诉求认知能力,他对市场动态非常熟悉。“特别是5G技术已经开始商用,2020年智能手机将开始进入5G换机潮,2021年或迎来5G手机换机高峰,助推柔性屏加速普及。”

 

一方面,柔性显示技术迭代更新,柔性显示市场空间持续拓宽,需求旺盛。孙铁朋说:“柔性屏在智能手机领域的渗透将加大。在高端旗舰机型上,屏下指纹、触控集成等技术将更为普及,柔性打孔、瀑布屏技术也将成为主流旗舰机的“标配”。而常规柔性终端随着柔性技术成熟,随着柔性屏幕成本下降,市场渗透率将进一步提升。”

 

以小米为例,MIX一代最先提出了全面屏的探索,而最新的MIXAlpha又将维信诺柔性屏技术运用在产品中进行了更前沿的环绕屏探索。这款手机的环绕屏屏占比达到了绝无仅有的180.6%,手机设计上取消了手机的听筒、前置摄像头、侧边按键,下巴和额头部分仅保留有2.15毫米空间。

 

“除了智能手机外,穿戴是柔性屏应用的另一个重要市场。孙铁朋看好智能穿戴设备端的柔性技术运用,在人工智能技术的加持下,智能柔性穿戴可以实现对人体生物特征监测、智慧运动、智慧医疗、终端交互等功能进行整合,形态也更加多样,柔性显示技术必将成为智能穿戴设备的革新动力。

 

从维信诺的发展历程看,从早期以高校为创新载体,再到以企业为创新主体,产学研深度融合推动全产业链的技术创新,它走出了一条中国产学研结合的实践案例从资本市场的角度看,这类自主创新更具有内生价值和外延能力。

 

创新能力从何而来?孙铁朋说:“自主创新的最大障碍并不是技术难题本身,而是创新机制的不完善,是创新条件的不配套,是创新的勇气和信心的缺失。维信诺的起家依靠技术创新、观念创新与制度创新。我们的创新永不停止,我们永远在创新的路上。”

 

更多精彩资讯,就在夸克显示网(公众号:Quark-display)

 

全部评论:0

需要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