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业史 >> 日本“暗影”三井物产在中国液晶产业阴谋录(下)

日本“暗影”三井物产在中国液晶产业阴谋录(下)

admin 2014-08-24 0
浏览次数3831

三井物产

 

“京东方”背后的三井与丸红

 

2004年初,为满足北京地区和上海地区重要用户的需求,三井物产旗下的三井信息电子(上海)有限公司公司与中国电子进出口国际电子服务有限公司(CIES)合作,由CIES为其在北京亦庄经济开发区和上海张江地区建立寄售型保税仓库。其中,北京保税仓库位于北京海关中电亦庄保税中心,面积约为250平米;而上海保税库位于上海张江中电保税中心,主要功能为储备零备件,提供备件借用及其它相关的维修寄售服务。

 

紧接着,2004年8月,三井信息电子(上海)有限公司、芝浦机电(上海)有限公司分别与位于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北工大软件园签署了正式入园协议,在园区设立技术支持及售后培训中心。由此,三井财团已经将上海和北京两地的液晶平板电视业务联系起来。值得注意的是,三井信息电子(上海)有限公司主要从事液晶显示屏(TFT-LCD)及相关配件、半导体设备等相关产品的生产和技术服务,是“京东方TFT-LCD项目”的主要生产设备供应服务商。

 

“京东方TFT-LCD项目”于2003年9月26日破土动工,是北京东方科技集团(简称:京东方)投资额高达亿美元的第5代TFT-LCD生产线。京东方共花费自有资金亿元、信贷资金亿元,合计亿元,完成了对TFT-LCD技术、销售服务体系的整合。京东方第5代线2005年1季度投产,原材料和辅料都是依靠进口。由于生产成本太高,面板市场价格快速下滑,同时产业升级换代迅速,国外同业竞争加剧,京东方从开工就一直亏损。

 

2005年3月2日,丸红商事(简称:丸红)出资亿元人民币,通过购买京东方母公司——北京京东方投资发展有限公司10%股份的方式成为京东方的战略投资者,并派出一名董事参与京东方的管理。丸红与京东方在上世纪90年代初在彩色显像管(CRT)的零部件方面就开始了合作,参与成立“北京旭硝子电子玻璃有限公司”(1993年)。丸红一直密切关注着京东方的TFT-LCD事业,为此曾组成工作小组,对京东方进行了长期追踪考察。

 

丸红在参股京东方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同一天,与京东方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内容,丸红为京东方介绍生产TFT-LCD所需原材料和零部件信息,并根据需要为京东方的TFT-LCD工厂提供稳定的、具有市场竞争力的原材料及零部件供应服务,协助吸引海外TFT-LCD零部件材料厂商投资,进行本地化配套等。为此,京东方轻易地就把原料采购权交给了丸红。

 

由丸红商事、丸红(上海)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早在2002年7月组建了“丸红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以电子材料国内、外贸易为主营业务。该公司集中经营显像管、液晶半导体、IT电子元器件等相关电子材料,并通过供应链平台模式将产品分销至中国国内各地乃至世界各地。丸红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依靠商社强大的资金后盾和网络系统优势,在中国飞速发展的电子材料市场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随着中国国内显示器产业的不断发展,为适应市场需求,丸红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充分利用丸红商事(富士财团的综合商社)的商务平台及全球化资源管理体系,销售从日本,韩国,台湾等进口的显像管、液晶屏、等离子屏等相关材料(玻璃、荫罩、彩膜、FILM、化工品等)以及显像管、液晶屏模组等显示器件。特别是在液晶领域,丸红以投资京东方为契机占据重要领域,在上下游一体化的产业链中广泛开展业务。

 

丸红商事与三井物产分别是富士财团和三井财团的综合商社,在很多领域既有竞争又有合作。日产汽车、日立、佳能属于富士财团,而丰田汽车、东芝、索尼属于三井财团,也经常可以看到富士财团和三井财团在汽车产业等装备制造领域展开争夺。然而,他们之间在对外竞争中也经常通过“经团联”和“日本商会”的组织进行统一协调与合作。矶贝真理是丸红专务董事、中国总代表,是现任在华“日本商会”的会长,他的前任是三井物产中国总代表副岛利宏。

 

背后操控上广电NEC和龙腾光电

 

2005年1月,索尼与台湾奇美电子公司旗下的IDTech公司液晶面板制造部门达成协议:IDTech公司把面板制造业务作为一家新公司于2005年3月底独立出来,而索尼则采取以185亿日元(约14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新公司全部股票。其实,IDTech公司就是当初参与“吉林彩晶”的由三井财团东芝公司部分持股的DTI公司,经过台湾奇美电子之手又转回到三井财团索尼公司的手上。此举的意义在于,向海外转移液晶平板制造生产能力的同时,其核心技术的升级能力被牢牢控制在了三井财团的手中。

 

奇美电子出售IDTech公司液晶面板制造部门给索尼后,担任奇美电子技术顾问的桥本孝久便率领IDTech公司的部分团队出来组建了国际显示器科技公司(NVTech),专门向液晶面板厂提供技术咨询顾问服务,公司的技术工程师也大都为原IDTech和奇美电子的员工。由于NVTech公司有许多日籍技术人员,与被索尼收购的IDTech公司有长期的人脉联系,其技术团队被业界认为是进入中国内地最有建厂实力和经验的团队。

 

2005年7月,昆山龙腾光电有限公司(简称:龙腾光电)第5代TFT—LCD生产线项目落户昆山的消息,终于得到昆山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承认。这是继上广电、京东方后国内第3条量产的第5代TFT—LCD生产线。从索尼IDTech公司分离出的NVTech公司负责龙腾光电先期的建厂、无尘室与设备采购等关键工作,并以技术投资的形式参股。不久,上广电光电子公司总经理施岳志(台湾人)在一份2005年9月29日写给上广电董事长徐为熩董事长的报告中提到:“龙腾因聘请大量的日本、台湾人,因此没有技术转移,无须负担技术转移费。”

 

施岳志在报告中还透露龙腾光电当时的人力资源配置如下:龙腾光电有25个日本人,130个台湾人(其中30人负责建厂),500个大陆人;NV Tech 有30个日本人(负责面板开发);View Sill 10个人(负责人是韩国华人,拿台湾执照,美国留学)。此外,该报告还提到“增资的350M(亿)美金来自目前的投资方及新加入的战略投资者。此战略投资者为一家日本大型企业,销售涵盖欧美,目前从友达、奇美拿面板,对面板尺寸的需求为低于17英寸及大于32英寸。”

 

龙腾光电的主要投资方是台湾宝成集团以及台湾中强集团等,注册总资本为亿美元,一期生产线项目总投资为亿美元。宝成集团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在国内显示器市场是在NESO诞生的时候,当初宝成集团联合精英集团、太平洋光电以及英群企业几家台湾赫赫有名的IT企业创办的NESO,并以 “索尼特丽珑显象管第二品牌”的姿态出现在市场上,显然与三井财团的索尼公司有密切关系。事实上,宝成集团目前组织架构以鞋业为主,采用维持鞋业与电子事业双轨策略。液晶显示器相关产业主要是以代工为主。

 

2006年6月22日,上海广电光电子有限公司(简称:上广电光电子)与台湾宝成集团的全资子公司“Mindtech”签署协议,双方在上海平板显示产业基地内合资成立一家专业生产TFT-LCD模块的工厂——上海广电元盛电子有限公司。同时,上广电光电子对宝成集团子公司在昆山独资的模块工厂——元盛电子(昆山)有限公司增资入股。这两家模块工厂的总投资均为9500万美元,上广电光电子均占股60%。这两家工厂主要为中国大陆各液晶电视整机企业以及华东地区的OEM/ODM代工厂提供模块产品。

 

此外,为在上海与昆山之间打通一条TFT-LCD完整的模块生产线,上海广电集团(简称:上广电)一口气与台湾宝成集团签下了三份协议,分别是:“上海广电元盛电子有限公司”和“广电元盛电子(昆山)有限公司”合资合同、章程;“上海广电光电子有限公司”(上广电光电子)和“昆山龙腾光电有限公司”(龙腾光电)战略合作意向书;上广电NEC、龙腾光电、上广电光电子、Mindtech四方“Cell买卖基本合同确认书”。

 

上广电与台湾宝成集团全新合资设立的“上海广电元盛电子有限公司”,为同在上海平板显示产业基地内的上广电NEC做上下游配套;而“广电元盛电子(昆山)有限公司”,则使上广电光电子成为龙腾光电的上下游配套。与此同时,上广电与台湾宝成集团在龙腾光电上的战略合作意向,将龙腾光电建设的一条第五代TFT-LCD面板生产线纳入到上广电液晶产业的阵营内,使上广电液晶阵营的产能迅速提升。

 

日本财团的大会师

 

三井-住友财团通过相互协作,利用统合战略将上广电纳入自己的控制范围,来谋取在中国市场的长期战略利益。而且,意志坚定、行动周密、精于部署的三井-住友财团借助上广电不断向中国信息产业的更深和更广的方向延伸。在众多的业界联盟中都能看到上广电的身影。从行业协会到3C标准联盟,从中彩联到AVS联盟,上广电无处不在。中国电子信息产业的每一个环节,几乎都可以感受到来自上广电的巨大影响。

 

面对日本财团扶植起来的韩国和台湾液晶产业的激烈竞争,以及无法实现技术突破的难题和已经付出了10亿美元的代价,位于上海的上广电已然势同骑虎。这种“被套牢”的局面,使得上广电NEC从投产开始就处于严重亏损状态,主要是因为从日本进口昂贵的设备折旧造成的。此时,位于北京的另一家拥有第5代TFT-LCD生产线的京东方正陷入巨额亏损之中,截止2006年三季度债务总额高达亿元。

 

上广电原本以为借助三井-住友财团的支持可以获得平板产业的优势地位,但遗憾的是到最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日方在中国的大型配套加工厂。面对中国液晶产业发展的困境,2006年12月,上广电、龙腾光电和京东方三家宣布将各自旗下的第5代TFT-LCD生产线剥离出来,合并成立合资公司统一运营,重组的新公司名称暂定为中国光电显示总公司。显然,这是一次中国液晶产业的大洗牌。

 

然而,本是三家中国本土企业在液晶显示屏产业上的联合,却感觉是三井、住友、丸红、NEC、索尼等日本财团企业的大会师。2007年9月28日晚,上广电旗下的上海广电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就国内薄膜晶体管显示屏(TFT-LCD)整合事宜,上广电、京东方、龙腾光电三方已就整合总体方案达成一致意见。三方拟以各方拥有的TFT-LCD业务,共同组建新的或选择目前已存在的公司为专业化公司,并成为各方之TFT-LCD业务的统一平台。

 

此时,三井财团通过台湾奇美电子已经在中国成功开辟了第二条战线。有深厚的日本东芝和索尼技术背景的台湾奇美电子于2007年10月11日宣布,其在中国大陆海南省建立的液晶面板工厂即将投入正式生产,这是奇美电子继宁波工厂后在国内投产的第二个工厂。2007年底,奇美电子海南工厂就能实现单月20万块的产量,而到2008年,月产量将提升到100万块,全年的总产量将能突破1000万块,从而有望成为奇美电子在亚洲产值最大的液晶模块生产基地。

 

不妨再来看一下三井物产旗下的三井信息电子公司在中国大陆和台湾的业务成果,主要客户:上海广电NEC液晶显示器公司、北京京东方光电科技公司、昆山龙腾光电公司、联想集团公司、华新/东先进电子(台)、中华映管(台)、奇美电子(台)、瀚宇彩晶(台)、广辉(台)。三井信息电子公司经营的液晶设备和材料种类包括:冲洗设备、UV照射/改质设备、清洁烧制炉、网版印刷机 、离子注入设备、激光加工系统、玻璃衬底检查设备、曝光设备、滤色片、光掩膜。

 

链接:

认识三井物产

 

三井物产不是制造厂家,它最大的财产是人,其价值无法简单用西方式的财务报表来衡量。作为综合商社,三井物产并不直接拥有生产设备,整个企业活动所依赖的资本就是"人"。1979年,八寻俊郎就任三井物产社长,积极推进"RDS运动",其主旨是把三井物产的经营原点恢复到"人",比起纵向组织来,更加重视横向组织的力量,消除官僚主义,使公司重新成为能动的、充满活力的、以人为中心的经营组织,"人的三井"由此得名。

 

日本是综合商社主导,而三井又是其先驱者,有着悠久的历史,至今已延续了百余年。1993年,三井物产排名世界500强第一,在其后的10年间也都基本排名500强前10位。2003年以后,三井物产将能源部门等重要产业机构独立核算,并且在全球设立独立法人公司,使得自己在《财富》杂志的世界500强排名中的位置迅速下降,其真正的实力和活动被隐藏起来,不为外界所注意。市面介绍三井财团的书籍极少,在三井物产工作12年的白益民写的《三井帝国在行动》有详细的介绍:三井物产不是制造厂家,它最大的财产是人,其价值无法简单用西方式的财务报表来衡量。作为综合商社,三井物产并不直接拥有生产设备,整个企业活动所依赖的资本就是“人”。1979年,八寻俊郎就任三井物产社长,积极推进“RDS运动”,其主旨是把三井物产的经营原点恢复到“人”,比起纵向组织来,更加重视横向组织的力量,消除官僚主义,使公司重新成为能动的、充满活力的、以人为中心的经营组织,“人的三井”由此得名。 不少中国企业都在梦想跻身世界500强的行列中,然而,三井物产对500强排名从来都不屑一顾。三井物产作为三井财团的母体已经培育出众多世界级的企业,三井财团体系内的500强企业更是有一大把,其中就有丰田、东芝、索尼、三井住友银行、商船三井、三井造船、石川岛播磨重工、三越百货等知名企业。三井物产向来是一家“默默无闻”的企业,中国人对它知之甚少。三井物产到底是做什么的?这似乎是个全球性的谜。

 

三井物产发展现状

 

从1876年创业开始,三井物产已成为日本第二大综合商社(第一是三菱商事),经营范围包括钢铁、纺织、机械、化工、能源、电子和信息、粮油食品、有色金属、轻工建材的内贸、进出口贸易和转口贸易等。1980年,三井物产在北京设立了中国首家事务所,在中国已发展成为拥有14个事务所以及110余家合资、独资企业的大规模办事、贸易和生产机构。该企业在2007年度《财富》全球最大五百家公司排名中名列第一百五十。三井集团有很多企业没有加三井的名字,比如说东芝,索尼,石川岛播磨重工,王子造纸。

 

三井对500强排名从来都不屑一顾。三井财团体系内的500强企业有一大把,财团所属的成员企业就有丰田、东芝、索尼等全球行业翘楚,财团投资、参股的关联企业则延伸到通用、西门子、爱立信等全球顶级阵营。如果三井想争500强排名的风光,只需简单地将财团所属企业的财务报表并进三井,就可以轻松坐到世界第一的位置。在世界范围内,三井投资、参股的企业几乎无所不在,但是在三井关联企业的身上基本看不到三井的名称,三井就如一艘潜艇——它就潜伏在你身边,但你却感受不到它。

 

三井物产黑洞中的蛛爪

 

在日本,三井物产被称为“产业组织者”。 三井创业以来的几百年间,为适应时代要求,在粮食、机械、能源、纤维、物资、金融等广泛领域,培育了形形色色的产业资本。三井财团的发展史,就是其地区多样化、产品多样化、行业多样化尤其是功能多样化逐步展开、渐趋推广、日益深入、综合运用、自如协调的历史。 从历史发展轨迹上看,三井财团发展初始就进入了国内贸易、实业和金融领域。其后,伴随着国家的扩张,财团不断发展国际贸易和全球范围的物流运输服务。因为财团的主要股东都是金融机构,这些金融组织便为财团所属企业直接提供优质低息的金融服务。同时,随着财团贸易规模和实业经营的不断扩大,所接触的行业不断增多,财团顺势就做起了各种交易服务的中介人,为出口商开发海外市场,为进口商寻找所需的原材料或产品。再后,因为在贸易和实业经营方面积累了大量政商情报,财团不仅为客户提供最有效的商业动态、市场行情等信息,自己也做起了产业投资。

 

三井物产的起源

 

三井家起源于平安时代(794-1192)的关白(辅佐天皇的丞相)藤原道长,其后代离开京都,定居于近江国(今滋贺县)"三井寺"地区,开始以"三井"为姓。据《三井帝国启示录》考证,"三井寺"得名于中国浙江天台山(位于温州、台州和宁波地区)的"三井潭",而日本近江国的居民被认为是中国汉代最后一个皇帝刘协(181-234年)的后裔。近江国是日本出产商人的地方,这些商人在唐宋时期就与中国浙江商人密切交往,如出一家。

 

17世纪中叶,正是中国明朝后期的徽商从鼎盛走向衰落之时,三井家的后人三井高俊举家从近江国迁往伊势国的松板,放弃武士地位,成为酿酒商人。1673年,三井高俊的四子三井高利开设名为"三井越后屋"的吴服店(今三越百货)。之后,三井高利又在京都、江户(东京)、大阪、长崎等地开设名为"两替屋"的钱庄,从事兑换、放款等金融业务,即为三井住友银行的起源。三井高平继承家业后,在长崎开设吴服店的分店,宝永年间(1704-1711年)开始与外国交易,此为"三井物产"的远祖。

 

18世纪中叶至19世纪末,以太谷、祁县、平遥等晋中商人为代表的山西商业票号,曾"富甲华夏","汇通天下",闻名于中华大地。然而,晋商最终随着突如其来的战乱在清朝末年时衰败了。此时,三井家族为倒幕势力提供巨额资金,是日本明治维新(1868年)的功臣,成为"政商三井"。由此,三井家族与明治政府发展出了一种互相支撑、互相利用的互惠关系,推动日本的经济与社会变革。1876年,三井家族开设了日本第一家私人银行"三井银行",并成立了当时规模为日本第一的"三井物产公司"。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占领当局认为日本的财阀是军国主义的根基,将包括三井、三菱、安田等在内的几大家族财阀解体,三井物产这家综合商社也被分割成170家小公司。1952年,由于政策上的缓和,加上日本政府强有力的商社培植措施,原三井物产系统的公司不断合并,于1959年完成合并后又成为日本规模最大的综合商社。此时,原三井财阀的众多企业重新聚拢起来,形成新的三井财团体系。

 

2001年4月2日,三井财团的樱花银行(原名三井银行)与住友财团的住友银行正式合并为三井住友银行。值得一提的是,住友商事是住友财团的综合商社,经营规模紧随三井物产和三菱商事之后。中国人熟知的NEC(日本电气)、松下、三洋这3家企业是住友财团的成员或重要关联企业。2002年12月,三井住友银行通过股份转移方式设立三井住友金融控股公司,标志着三井-住友大财团体系的进一步统合。

 

事实上,三井财团就是一个新型的家族企业,它不再依靠自然人的血缘关系界定家族成员,而是以企业法人之间的资本关系形成新型的命运共同体。三井财团企业实行的终身雇佣制、年功序列制、企业内工会在维系财团体制方面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从另一角度来看,三井财团实际上是一个长期稳定、从事专业化分工与协作、相互紧密依赖、有共同文化理念的人群的集合体。

 

在这个新型的、现代化的家族式企业集团(财团)中,主办银行(或金融集团)扮演着父亲的角色,通常决定家庭成员的血缘关系和姓氏归属,是家庭成员稳定的经济来源。而综合商社自然扮演了母亲的角色,她负责生育儿女(众多制造业),照顾家庭成员的起居,对孩子的教育和成长施加影响,为子女长大后外出求学与发展谋划(获得情报),甚至为子女选择对象和操办婚嫁(创办合资企业)。

 

在一个传统的家庭中,子女是否能够健康成长,丈夫是否事业有成,更多取决于是否有一个贤妻良母对这个家庭成员投入无私的照顾和关怀。三井财团大家族中正是通过三井物产这个综合商社承担起妻子和母亲义务,维持着整个家庭的和谐与发展。当大哥哥姐姐们(成熟产业)有了充足的经济来源和积蓄后,他们会将这笔钱投入到父母新孕育出的小弟弟妹妹们(新兴产业)身上,或将手头富余的资金存入父母的钱箱中,供全家统筹。

 

当代的三井财团企业早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私人家族企业,经过现代化企业制度的改造已经成为真正的社会企业,被日本人称为"民有国营"的企业,或称"国民企业"。虽然三井财团的外在形式发生了变化,但内含的传统家族文化却得到了延续。三井财团的创始人三井高利(1622-1694年)整理父亲生前的文章,又总结一生的处世经营,完成了《三井氏家规》,至今保存在东京大学,成为日本工商管理的重要历史资料。

 

三井物产为日本的产业结构调整做出了巨大贡献,被认为是"产业组织者"。因而,产业组织者的角色决定了三井物产的经营特色。三井物产参与生产企业和科技开发,其目的在于获取生产企业的贸易代理权,而非为了取代生产企业自己办厂;三井物产为中小企业提供金融融资服务,主要是出于贸易流通业务的需要,而非为了取代银行成为金融机构。如今,那些当初的中小企业都已茁壮成长、分枝独立,在当前的三井财团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最典型的例子是丰田汽车,100年前,丰田是个制造纺织机械的小厂,是三井物产把他们带到欧美,了解了汽车制造技术;三井物产为丰田公司的快速发展提供了最急需的资金,为丰田公司首先提供了进入海外市场的通道,并派去人才帮助经营管理,成功地把丰田汽车打造成了世界上最赚钱的机器。

 

三井物产的发展史,就是其地区多样化、产品多样化尤其是功能多样化逐步展开,渐进推广,日益深入,综合运用,自如协调的历史,多样化经营是综合商社的永恒主题。其业务的基本定位是提供交易服务即做中介人,为出口商开发海外市场,为进口商寻找所需的原材料或产品。为了实施这些交易,三井物产为财团关联企业提供最有效的商业动态、市场行情等信息,监督贸易双方的商业信用,帮助筹措资金或安排易货贸易,甚至提供全球范围的运输服务,把触角尽可能地伸向全球经济生活中人们想得到甚至想不到的角落。

 

三井物产的实力状况

 

企业规模
三井物产拥有子公司1100多家,在日本国内拥有34个机构,在全球93个国家和地区设有事务所89个,当地法人91个。1980年,三井物产在北京设立了中国事务所,在中国有20多家分支机构,参与投资的企业有200家以上。三井物产凭借在物流领域、信息资源、统和能力等方面独特经验,以及在世界各地的触角,在与中国企业合作的同时,也强化了对中国企业的控制。中国企业的内部信息往往也成为了三井财团企业群的共享情报。

 

通讯系统
始建于1971年的三井物产环球通讯系统,通过其设在东京、纽约、伦敦、悉尼和巴林的5个电脑控制中心连接着驻海外的149个事务所,通讯线路总长达44万公里,可环绕地球11圈。当时,三井物产每年用在电传、电话、传真、邮资、电脑运算等方面的费用,相当于公司工资总额的1/3。从1991年10月开始,三井物产已将情报调研部独立,升格为贸易经济研究所(现三井物产战略研究所),并进一步完善了各种职能。

 

市场情报
市场情报的交换不仅仅限于三井物产的全球事务所之间,而且传递于三井物产子公司及三井财团成员企业之间。例如,三井物产旗下的三井石油公司股权结构中,三井物产占90%,其余10%股权分配于三井住友银行、中央三井信托银行、商船三井、三井造船、东丽、三井化学、三井住友海上保险、三井生命保险、三井住友建设、三井不动产。可见,三井物产通过持股关系将众多财团企业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从而使整个财团的情报共享成为现实。

 

物流公司
与此同时,三井财团中的专业物流公司也是巨大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与三井物产的网络形成交叉互补。例如,三井财团的商船三井公司旗下有一家名为"商船三井物流公司"的企业,其股东包括:商船三井、三井物产、住友商事、三井不动产、三井住友银行、中央三井信托银行、三井造船、东芝、住友仓库等等。商船三井物流公司在中国有14个基地,开展了海上运输、空运运输、内陆运输、仓库、货运代理等各项服务。

 

配送网络
三井物产首先通过投资持股其他物流企业进一步扩张分销配送网络。在中国,三井物产持有香港保昌控股有限公司25%的股份,而香港保昌控股是亚洲地区主要的物流企业,在内地共有14个分支机构。此外,三井物产在新兴市场加快构筑高效的物流体系。在俄罗斯,三井物产持有东洋运输公司30%股份;在巴西,三井物产与巴西顶尖物流提供商LibraGroup合作提供仓储服务;在印度,三井物产投资物流的基础设施建设,并与当地企业建立合作联盟;在中东,三井物产将在迪拜的JebelAli自由贸易区内进行物流基础建设投资。

 

电子商务
随着电子商务(EC)的发展,三井物产也积极是建构EC市场,并强化承包整个物流、货款支付、保险、审查等相关业务。三井物产的"E-SOKO"、三井物产与伊藤忠商事合资的"达康存货网络公司(Dot?com)"是最典型的EC市场的具体事例。此外,以三井物产、住友商事、三菱商事这三家公司为中心所设立的"物流连结日本(LogiLinkJapan)",包罗求货、求车、求库等信息系统。

 

模式总结
事实上,无论在哪一个国家,无论涉足哪一个产业,三井物产几乎都遵循着这样一套"行动逻辑"--在一个由100多家子公司和上千家股权管理企业组成的全球交易网络和信息情报网络中,三井物产以金融资本、商业资本和产业资本结合的高效形式渗透到产业的上下游链条中。最终,三井物产通过强大的贸易能力和物流网络建设能力,将上下游资源流动起来,从而为整个财团创造高额的交易利润,并掌握商业机会的"制高点"。

 

三井物产的高层谋略

 

像三井这样如此庞大的组织如何进行决策?

 

就财团这个层面而言,“二木会”是三井财团的最高领导机构,由财团内26家主要大企业集团共同组织,目的是定期聚首、互通信息、统一决策、协调战略、促进友好。其中三井银行、三井物产、三井不动产是财团的三大支柱企业。这三大企业的首脑人物形成最高领导核心,对外代表三井财团。 二木会表面看起来似乎只是大佬们的俱乐部,而实际上确实联系紧密,在最高领导人的任用上就可见一斑。东芝是三井财团重要成员之一,被称为东芝“重建之王”的前任社长土光敏夫曾经是三井财团另一企业石川岛播磨重工的社长。在东芝经营出现极大问题的时候,时任东芝董事长的石板泰三就曾直接任命土光敏夫为东芝社长。 这种高级经理人在财团内部流动,在三井都十分普遍。对于财团参股比较大的公司,商社会派几个高层去管理,但也仅此而已;对于参股比例不大的公司,商社不仅不会派高管,甚至不允许它们的公司名称里出现“三井”二字。 此外,在日本财团内,担任财团会长的往往不是大股东,而是在财团内部拥有资历和崇高威望的人(一般是财团所属企业退休社长)。日本企业的员工都是根据“年功序列制”从基层慢慢成长起来的,财团的会长也不例外。

 

井财团的日常协调和决策机构正是综合商社——三井物产。

 

三井情报开发株式会社综合研究所确立把"情报产业"作为发展宗旨以来,建立了一套适应公司特点的组织机构。它的研究领域有:(1)经济·产业领域方面;(2)社会·地区研究领域;(3)科学技术研究领域;(4)情报系统研究领域等。该所的所有业务都是以受委托方式进行的,并经常从大学中聘请研究者共同研究,还与地方以及海外的调查研究机关协同研究。由此,三井物产将市场、技术、政策等诸多因素综合起来指导企业的经营与发展。

 

如今,在三井-住友这个大财团体系之下,有一大批综合性制造企业都已经成长为大型跨国企业集团,在各自的产业领域发挥着综合商社的功能。如,丰田、东芝、索尼、NEC、松下、三洋这些三井-住友财团的成员,表面看是制造企业,实质上都是"专业综合商社"。通过财团内部的新的分工与协作,这些专业综合商社正在分别统合汽车、电气装备、消费电子、电信、家用电器等领域的资源,牵引全球制造业的发展。

 

总之,三井物产是三井财团的核心公司,它有两个关键职能:第一是通过各种各样精心设计的服务促进客户的国际贸易活动;第二是全球性地调动信息、人力、财力等资源和客户共同努力,从而创建新的业务、新的公司,并进入新的产业。同时,他本身又在日本的国内外拥有上千家的关联企业群。这一千家企业编组的8万人体制,生龙活虎地开展着全球性营销活动,淋漓尽致地发挥了三井物产的综合力量。

 

总结

 

现代金融与经济秩序得以构筑的背后最重要的一块基石和一条不为世人所知的逻辑,其实就是为那些真正富裕者所拥有地财富提供一个不被人看穿的铁幕,在全世界。那些信息受到各种法律保护的各种离岸公司,信托管理公司,大大小小的私人银行,国际基金,货币基金,和瑞士,伦敦,东京。纽约那些大银行间有着最高保密等级的秘密往来帐户,大公司之间复杂的股权关系,规模以百万亿美元计算的期市,汇市,金融衍生品市场和各国的公债投资。错综复杂。盘根错节,构成了一张巨大地财富网络。在这张网络里,那些古老的犹太银行家族,还有诸如克虏伯,洛克菲勒,奥本海默、沃伯格等显赫的姓氏,还有梵蒂冈教廷数百年积累下来的,和日本皇室通过战争掠夺财得来的无数财富就隐匿在其中,没人知道这些人到底有多有钱,可能就是连他们自己,一时也无法说清自己究竟拥有多少地财富……人是一种奇怪地动物,穷人假装自己有钱,而富人则假装自己没钱,在我划分穷人和富人的标准中,任何一个人,当他地财富可以摆出来计算的时候,他其实都是属于穷人,真正站在人类财富金字塔顶尖上的那些富人和那些悠久的家族还有财团,他们每一个为什么都喜欢把自己的财富藏起来呢?很简单,因为他们拥有的那些财富已经超过了一个文明社会所能承受的公平和正义价值观的极限,是对整个人类良知和道德伦理的挑战,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所有人都知道,当某人拔下一根脚毛就能让非洲每年被饥渴与灾荒夺去生命的几十万儿童远离那些灾难但某人又从未这么做过的话,这个社会会变成什么样子?同理,就像如果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世界财富500强过去排名连续数年稳居第一,曾经积极推动日本侵略掠夺中国的三井物产的发迹史和中国所遭受的那些血泪屈辱还有灾难有多么密不可分的时候,三井物产旗下包括丰田,东芝,索尼在内的那一千多家企业在中国的业务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开展下去,还有多少中国人会去买那些屠戮了他们祖辈,发誓要让他们做亡国奴,给了他们带来无尽屈辱的三井物产旗下那些公司所生产出来的东西,我想,这也就是为什么三井物产在财富500强第一名的位置上坐了几年后便屁股上着火一般的把旗下那些重要产业机构独立核算,在全球纷纷设立独立法人公司,把自己急急忙忙从《财富》杂志500强第一宝座上隐藏起来的原因。耀眼的财富有时带来的不是羡慕,而是回忆和仇恨,深知此理的三井物产不仅把自己从《财富》杂志上隐去了,其强大的公关能力,甚至能让中国人把在中国翻译出版的美国经济学教科书中关于三井物产的所有历史都给抹去,留下的,只有它那些旗下公司让中国人惊叹的所谓先进地管理经验。就连中国人自己出版的历史教科书中,也很少能找到三井物产这样的名字,一个日本军国主义势力几个字就把所有的历史都掩盖了,今天的中国人,又有几个人知道像三井物产这样的日本企业当初给中国带来了多少的灾难?又有哪一个日本企业会在自己企业的头上打上“军国主义势力”这几个字?在日货横扫中国的时候,国外许多人都在惊叹中国人对历史的遗忘与对自己祖先地背叛,那些惊叹者所不知道的是,不是中国人喜好遗忘历史,而是他们根本接触不到历史。同一家日本企业,五十年前它生产地坦克车从中国人的血肉之躯上血淋淋的碾过去。五十年后它生产的汽车却让买得起它的中国人觉得坐在那上面是一种自豪;五十年前它生产的毒气弹和生化武器要让中国人亡国灭种,五十年后它生产的化妆品在中国却成为了时尚的标志;五十年前它在中国做着强盗们想做但却做不了地事。五十年后挂上外资的名头中国人依旧在它面前卑躬屈膝……

 

夸克显示网微信

全部评论:0

需要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